失控的化工安全

尽管对诸多风险隐患进行了严防管控,但公众对于化工业长期存在的发展乱象始终处于担忧状态。天津市塘沽滨海开发新区8·12爆炸事故、山东东营8·31爆炸事故、浙江丽水9·7爆炸事故接连发生,近两个月以来,民众被频繁的化工危机震惊了。


事实上,我国各地的化工危机就没有断过,只是没有最近这两个月频繁与严重。全国7555个石化项目,2489个布设在城市附近或人口稠密区,1354个布设在江、河、湖、海、水库沿岸,280个布设在饮用水源保护区上游(10公里),535个布设在大江大河干流,100个布设在南水北调水源地与沿线,86个布设在三峡库区,这组数据是九年前的原国家环保总局在吉化公司双苯厂爆炸污染松花江事件后,启动全国石化项目环境风险大排查得出的结果。排查结果显然,过去数十年中,因环境影响评价存在的弊病,导致石化产业布局不合理,累积下的这些环境风险,短时间内只能通过加强环境安全防范措施,调整产业结构逐步予以补救,无法彻底解决问题。我国经济建设正处于新一轮的高速增长,增长的主力军就是化工石化行业。


严重的环境风险存在于各地的化工石化项目中,而相应的防范机制又存在明显的缺陷,如果不立即修改环评法,不立即实施规划环评,就很难从整体上预防环境风险,新的环境风险仍然会继续存在,突发性环境事故仍会继续发生,公众的环境安全仍得不到保障,环保局领导在公布该次排查结果时就曾如是表示。与此相对应的是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所披露的化工企业安全事故数据,该数据显示全国每年事故次数及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呈逐年上升的趋势。


防护距离“瘦身”酿祸患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化工企业建设选址缺少用地问题凸显,从过去几十年的实践来看,建厂标准中对距居民区的距离标准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防护距离从早期必须有5到10公里的隔离带,到今天根据企业排毒系数的不同,将炼油厂或化工厂等企业的防护距离瘦身至数百米不等的标准。十年前,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下称吉化)“11·13爆炸”蘑菇云下伤亡人员的安顿工作尚未结束,爆炸产生的苯、苯胺、硝基苯等总量约100吨的污染物,致癌、致畸形、致基因突变,能伤及人中枢神经、组织器官及造血系统的生命杀手——苯及其衍生物混在废水中就已流入500米远处的松花江中,长约80公里的污染带以每小时3公里的速度一路向北顺流而下,经过舒兰、松原、双城等十余市县后,直逼900万人口的冰城哈尔滨市。

失控的化工安全

当时专家预计不断前行的污染带流入黑龙江这条中俄界河后,有可能抵达俄罗斯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俄紧急救援部派出121名工作人员,调运包括两架飞机在内的39台技术设备在河对岸成立指挥中心,作出污染带抵达后停止城市供水最长3天的决定。俄地方新闻社报道称,进入紧急状态后将关闭哈巴罗夫斯克、共青城、阿穆尔斯克3个城市151所中小学、136个幼儿园与学前班,536家食品加工企业将暂停营业。


期间,中国每天即时向俄方通报水质情况和监测结果,中国外交部部长李肇星约见俄罗斯驻华大使,代表中国政府对此次污染事件给俄罗斯人民可能带来的损害表示歉意。温家宝总理就松花江水污染事件致信俄罗斯总理弗拉德科夫,介绍中方正在实施的措施及对此次污染持负责任的态度。无偿提供150吨净化活性碳、快速监测苯类污染物的6台色谱仪运抵河对岸的哈巴罗夫斯克市。


此事件发生后,曾为环境奋斗23载、出任局长12年,被媒体称为“世界上最资深的环保局长”解振华亦因此向国务院提出辞去局长职务。


环保界人士直指引起哈尔滨等城市水危机,甚至殃及俄罗斯城市的主要原因是厂区距离水源太近致使吉化“11·13爆炸”的危害未能控制住。中国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魏利军向媒体表示:工业规划与布局的不合理加剧了事故的危害性,布局的不合理常常会使一般的化工事故威胁到一座城或一条河的安全。


黑龙江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的马健等人士亦指出,临江而建的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是国内最大的苯胺制造厂商,该企业对环境的污染从1950年后的数十年里,排放到松花江的汞高达150多吨,致使沿岸居民出现汞中毒的水俣病,治理沉积于江中的汞就耗时10余年。


在解决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对松花江的长期污染问题方面,黑龙江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翟平阳的观点是必须关闭上游污水口,将沿江不合理设置的化工企业予以搬迁。要搬迁这样的庞然大物,难点在天文数字般的搬迁资金缺口。


跻身城区的化工危机

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的化工危机绝非孤例,12年前位于重庆开县的中石油川东钻探公司特大井喷事故曾造成243人死亡。事故矿井距民宅不足百米。11年前,中石油下属公司川化第二化肥厂的安全事故中,大量高浓度氨氮废水从沱江上游排入沱江支流毗河,致使沿江的简阳市、资中县近百万居民陷入饮用水危机。


上述问题亦是诸多主城区拥有化工企业的地方政府之困。在重庆市,被国企改制下的利益纠葛、搬迁资金困局及老职工不舍城市生活的人为因素困扰的嘉陵化工厂,在2001年曾有7个主要领导作19次批示仍未搬迁成功。随着居民消费步入汽车、住宅等领域的深水区,为我国重化工业发展带来巨大的动力。原本初建在郊区的化工厂逐渐被城镇化圈入主城区,拥有大量老式重化工业的城市亦沦为化工安全事故的频发区。十年前天原化工厂氯气罐爆炸事故中,氯气随风漫向重庆的江北区与沙坪坝区,致使15万市民紧急大转移。该事故促使政府作出决绝态度搬迁的嘉陵化工厂,就处在重庆工商大学校区与民居之间,最近处距居民区不足百米,因排放氯气与氯化氢曾严重伤害过大学生与居民的健康。据了解,当时处于重庆主城区的化工企业最多时曾有70多家。


城市化工危机的老问题难解决,新问题亦然层出不穷。导致“世界上最资深的环保局长”辞职的吉化“11·13爆炸”事发地吉林吉林市永吉县,爆炸事故五年后的松花江上再次出现惊心动魄的一幕,该县新亚强化工厂和众鑫集团受洪水影响,7000多只化学原料桶被冲进松花江中顺流而下。企业负责人就此次事故表示:“我不认为我有任何责任,这是天灾,我能怎么办?”


松花江畔的吉林市市民对永吉县地处松花江上游水源地却发展化工业的行为甚为不满,吉林市发改委副主任刘杰认为,化工企业确实不宜落户永吉县经济开发区,应该在吉林北部进入化工循环经济园区。


笔者发现,这家企业位于江苏省宿迁市的全资子公司同样备受诟病,对于该企业扩建基地涉嫌少批多占的质疑,宿迁市生态化工科技产业园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新亚强江苏公司的做法有点急,步子大了点。该企业的环评报告书称项目的废水委托园区污水处理厂处理,而该园区当初是按生活污水工艺设计的污水处理厂,为此,污水处理厂需按照江苏省第三次化工整顿的要求,对污水处理厂项目进行招投标落实“一企一管,在线监控”的要求,工作人员向媒体坦承园区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有待完善。


因川化工股份污染沱江而有切肤之痛的原四川省环保局局长朱天开撰文认为,在制定发展规划时,应把环境容量、对资源的消耗、对生态系统的影响作为评价决策最重要前置条件,那些超过排污总量许可的地方一律不能新上项目。


关键词:风险隐患

发表评论

正文(*)